自由不过是一张无形的网

文 耳尔 编辑 宴子   2017-04-02 22:32:40

当妈的过程,就是从女神到女神经,再从女神经到女神。

最近给儿子十一开了一个公众号:“宋十一的24色日记本”,里面主要放十一一些异想天开不拘一格的日记。其中有一篇日记《美好的一天》,十一在文章里写道,他希望这一天,一起床就看电视玩游戏买玩具,直到玩腻了,就飞到月球向地球扔一块石头下来,最后再去黑洞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但是梦醒了,又开始了悲惨的一天。

不只是他,我也曾想过我最美好的一天,关键词无非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肌无力,花钱花到手抽筋,想看韩剧看韩剧,想看美剧看美剧,吃再多肚子都不胀,坐太久屁股也不大……我的美好一天和十一的美好一天的共同之处在于:里面都没有彼此。

每天朝夕相处,相爱相杀,对彼此最好的礼物或许就是自由吧?

孙瑞雪的《爱和自由》这本书很多妈妈都看过,我也一样。从我开始当妈妈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发誓,虽然错过了那么多好的数学老师语文老师化学老师物理老师,但我一定不会错过“爱和自由”这堂课。

我们以为给了他足够的爱,我们以为也给了他足够的自由。可现在想想,不得不承认,在很多事情上,我们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掌控他的一切:他吃的食物,他穿的衣服,他看的书,他玩的玩具,以及他的小伙伴……

不,我们不是独裁,我们是大人,我们怎么会把独裁写在脸上呢?我们会给独裁戴一顶自由的帽子,比如:宝贝,你是想吃茄子还是蘑菇呢?——反正茄子和蘑菇都是我想让你吃的;宝贝,你是想穿这件衣服还是那件衣服?——反正哪件衣服都是我喜欢的;宝贝,你是想看《逃家小兔》还是《弟子规》?——反正哪本都是你应该看的。

我们是大人,我们有能力织一张很大很大的网,来让他们在其中撒欢;他们是小孩,他们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在我们织的网里愉快地生活了起来。直到有一天,他长大了,这张网已装不下他:4岁,他说他不爱吃蘑菇!5岁,他说再也不穿系带子的裤子了!6岁,他买了好多《奥特曼》;7岁,他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8岁,他说他想这样度过自己的一天……

对,这是他8岁时候的日记,他终于发现了父母所谓的自由其实就是一张无形的大网罢了,当他足够大了,那张网特别显得捉襟见肘。出于本能,他选择了挣扎,母子之间从相爱到相杀,应该就是源于这个时候吧?

现在他10岁,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那张网越收越紧:每天都要写作业,而不是像小时候那样可以选画画而不用选跳舞;电影只能看英文原版的;图书不许看漫画;游戏只能在周末的时候玩……10岁的十一,最高兴的事,是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日子,虽然一样有作业要写,但是他可以自己做主:看会儿弱智的《熊出没》,玩会儿暴力游戏,看看阿衰漫画,最后的最后,才是写作业。

有时候我很悲伤地想,我能给他的自由,也只有这些了。其实,我还是希望我能为他提供一张无形的大网,让他像小时候一样,快乐愉快地生活。但是大人的懒不只是体现在工作上,也体现在一切需要动脑的事情上,当那张无形的网渐渐变小,渐渐被识破,大人们,便懒得再编,就像再也圆不了圣诞老人的故事时,就只能让圣诞老人回归到童话中。

作者简介

耳尔:前资深媒体人,图书经纪人。拥有公号“多余的妇女”,专供孩子妈,涵盖亲子、八卦、生活、两性等各种精(di)彩(diao)话题,努力让多余的生活多姿多彩。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自由不过是一张无形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