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智怡:我只是个植根于当下的理想主义者

2018-10-20 10:03:50

创业,这是一个让人憧憬却常常被骨感现实击破的念想。而车智怡一直处于梦想被击破、重建、被击破、重建……她说:“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我的教育理想不会改变,这或许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现实的理想主义之路吧。”●文 Miss C ●编辑 骆永融 本期创业嘉宾:车智怡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家庭教育指导师,GPST注册国际儿童青少年心理指导师,上海12355青少年服务台家长课堂讲师。有着七年儿童培训经验,研发和撰写多门儿童青少年成长课程,为数百学生提供学习问题解决方案。从事一线儿童青少年心理指导工作多年,曾任上海家庭教育指导中心咨询师、父母教练,并在《育儿心理》等期刊杂志发表文章,参与《教子无忧》节目录制。接触过大量家庭教育案例,通过对教育学和心理学的有机整合,为3-12岁孩子的家庭提供专业指导。

创业项目:WOW妈妈星球业务内容:致力于为3-12岁的儿童及其家长提供一站式的核心素养教育产品和服务,如读书计划、月度陪伴服务、轻咨询、问题解决方法、育儿攻略等。

“因为见到了太多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因而选择家庭教育为自己的人生事业。”

在复旦待了七年,学的是国际政治,但车智怡却始终关注非常小众的领域Gender Study(性别研究),毕业论文是“女性自杀式恐怖袭击”——在当时真的是没几个人会在意这么一个“奇怪”的话题。在车智怡看来,大概是那时候开启了她的“折腾之路”吧。

本科毕业后放弃了去各大报社国际版的优渥工作机会,车智怡去了宁夏,做了一年的乡村教师。在那里,她与百余名学生交流,倾听他们的故事,想着有一天能够从事与孩子教育有关的公益事业,能够在传说中的NGO中奉献自己,真真实实地帮到孩子们。也是从那时候起,她开始更聚焦地关注孩子的教育问题。

宁夏支教回来后,车智怡放弃了去政府机构工作的机会,开启了她的理想主义之路——和一个复旦校友创办一个关注孩子素质教育的培训机构。从课程研发、教材编写到授课教务,她都亲力亲为,得到了很多家长和孩子的信任。当时的她以为,自己真的会在“小车老师”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陪伴着孩子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桃李满天下。可是短短的三年后,她就放弃了儿童培训这条路。

最大的原因,源于车智怡在很多孩子面前的无力感。“那会儿,我可以让家长感受到孩子的进步,但我自己却常常感到无力,无法去帮助他们消弭不断增加的消极力量。一个离异家庭的男孩在纸上涂鸦的‘小兵跳楼图’、一个双胞胎女孩在日记里记录下的婆媳之争、一个学习困难的男孩每每做作业时自责的话、一个一流小学的女孩当着我面咒骂妈妈的恶言恶语……我好像真的无能为力,内心感到有股力量在寻求突破口。所以,我开始学习心理学,开始投身于‘家庭教育’—— 一个容易被人忽略的教育领域。”

“前两次创业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的短板以及自己所需要去成长和突破的地方。”

谈及自己前两次创业的失败经历,车智怡并不忌讳。“2011年的第一次创业,做的是儿童培训机构,当时切入点就是素质教育,想提供给孩子和家庭课堂教育以外更全面的教育。当时设计了很多的课程内容,有新闻时事讨论、古典文学赏析、生活中的科学、少儿经济学等等。现在看来这些都是目前儿童素质教育市场上比较热门的话题,但七年前还没有互联网+的时代,这个略显‘前沿’的切入点遇到了最关键的问题:所有体验过的家长都觉得我们的内容和想法非常好,而且市面上稀缺,但真的能够为孩子埋单并愿意将孩子的时间精力放在此处的并不多,这样现金流就出现了问题。素质教育这个切入点很好,但是线下的问题就在于要与孩子和家长争夺时间,时间如果用于刚需(数学、英语、语文等),自然也就不能用于素质拓展了。但这一段经历,让我大胆尝试了很多跨学科课程的整合,对于孩子需要什么、怎么教会孩子、怎么引导孩子、怎么规划适合孩子的课程有了很深的思考和体会。这是财富,只能说,当时时机还不对。”

“第二次是在2015年下半年,因为和孩子们接触很多,我感到仅仅着眼于孩子是无法实现我的教育理想的,所以我在专业学习了心理学和教育学之后,转而向家庭教育这个细分行业探索。从课程设计到咨询服务,在整个过程中,我丰富了自己的家庭案例,更是发现除了授课外,咨询也是非常有效的帮助孩子和家庭的途径。但遗憾的是,那段时期是互联网渗透教育行业的初期,几乎所有人都在探讨互联网+,想在互联网的蓝海中谋得红利。也是在这个阶段,我们的团队产生了巨大的分歧,而这种分歧直接导致了最后的分道扬镳。”

这两次创业之后,车智怡沉寂了一段时间,放下“折腾”,去一家从事儿童素质教育的互联网公司学习做运营。也正是这段维稳的经历,让她发现目前互联网教育的种种问题,于是她走向了第三次创业——创建“WOW妈妈星球”。

“我和技术担当的合伙人用半年的时间尝试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介入妈妈成长这一领域。我们与上海闵行区浦江镇妇联一起完成了‘妈妈读书计划’的项目,给爱成长的妈妈提供全年12本针对性的书籍推荐,从亲子育儿、个人成长、情绪管理、两性沟通等方面,分章节分任务,以每月在线完成一本书籍阅读的方式,陪伴浦江镇的妈妈们共同提升自己。此外,我们也开展了若干次线下读书沙龙活动,尝试用线上线下互通的方式集结起有共同学习意愿的妈妈们参与其中。”

这一次创业,车智怡以妈妈为切入点,聚焦在家庭教育领域,提供整套家庭教育的服务方案,从自我成长、问题解决、系统支持这三个纬度给到妈妈更有效更全面的服务。“在自我成长的课程产品中,我们植入了成长共识,从知识、技能、情感三方面给妈妈们提供课程内容。在问题解决方面,我们提供家庭教育的个性化的定制方案、季度轻咨询,毕竟每个孩子、每个家庭都是独一无二的,在自我成长的同时,很多妈妈需要在孩子的具体问题上给到可操作执行的方法。此外,系统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妈妈的好情绪会直接影响家庭教育的有效性和家庭氛围的和谐。针对有需要的妈妈,我们还提供线上的月度陪伴,这就好比是家庭教育领域的‘私教’,手把手提升妈妈的育儿能力、管理情绪的能力等。这三个维度的产品组合起来,归根结底是,我们想提供给妈妈一站式的家庭教育服务。”

细数自己这些年来的创业经,车智怡笑言:“我是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我的教育理想不会改变,而且经过这些年的‘折腾’,我越发觉得仅仅是儿童的教育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家庭的需要,也无法引领中国父母对未来孩子的教育,以家庭为单位的服务才是未来的方向。同时,课程产品已经显露出它的不足,在未来,‘服务’会成为更有价值的教育产品。”

车智怡创业感受: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创业时期团队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创始人团队,彼此的愿景和理念、彼此的信任是非常关键的。此外,组建初创团队不仅仅要考虑到能力,更要看彼此的共识和对所要从事的事业的认同度。很多人,是因为成为了妈妈,而投身到家庭教育的行业中。而我,是因为见到了太多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而选择以家庭教育为自己的人生事业。所以归根结底,我还是理想主义的色彩更浓郁些,折腾着所谓的理想,就是不愿苟且地活这一辈子。我越来越无法苟同现在市面上各种家庭教育资讯对家长的施压,将孩子的一切问题都指向家长,尤其是妈妈。许许多多被泛滥资讯“强暴”的妈妈越发焦虑——“我的孩子是不是感统失调,是不是该去机构训练”“我孩子现在学钢琴好不好”“我要给予孩子所有我能够给的,但我好像并非万能”……其实,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能量,而每个妈妈也有自己独特的智慧因子。能够帮助妈妈挖掘自身的潜能,能够向WARM、OPEN、WISE再靠近一点,更多ENJOY PARENTING(享受育儿),那我就已经“成功”了。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车智怡:我只是个植根于当下的理想主义者